书剑长安- 第二十六章 逐蛮营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他曾是少年 书名:书剑长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笔趣阁)www.dd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又是一个月的光景过去。

    各项事宜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或许有那么一些暗流涌动,但在他们浮出水面前,苏长安并没有与之动手的打算。

    或者说他根本无心于江东这弹丸之地的勾心斗角,他的目光早已伸向远方。

    漓江背面的朝廷近来军队调动频繁,根据领着十二万大军在前方驻防的红玉传来的线报,朝廷已经在漓江岸边的临沙城调集了十万精兵,但看那架势却不似要严防江东,更像是在守住某些东西,以防他越过这漓江之前的最后一道防线。

    苏长安知道,烛阴给他说的那位可能已经到了来的路上了。

    他并没有声张此事,只是让红玉在这些日子加紧操练兵马,以防不测。

    而这一天的清晨,他再一次来到了军营。

    七族弟子与西凉军的第五次大比就要开始。

    相对于七族弟子的满脸兴奋跃跃欲试,以及西凉军方面的面凝重,严阵以待。台上的苏长安却显得有些意兴阑珊。

    他打了一个呵欠。

    这些日子除了白日指导诸人修行,到了晚上,他也不曾放下过自己的修行。

    在消化掉那黑神的力量之后,他的境界早已到达了某个临界点。

    只要破除那层屏障,那他便是星殒。

    但是那层屏障苏长安可以很清晰的感受到他的存在,可有偏偏飘忽不定,让人有一种有力无处使的烦躁感。

    他在一段时间的狂躁之后,终于静下心来开始思索为什么他明明力量修为都远超出一般的问道境大能,可就是无法捅破那层屏障,抵达那传说之境。

    其实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

    他也很快便想了个明白。

    因为道。

    他的道终究还达不到问鼎星殒的高度。

    虽然他身负天岚七星之道,这些道从在天道阁中粗浅的领悟到现在进一步的参透,已得了当年七星的几分火候,但这些终归不是自己的道。

    他想要化为星殒,就必须悟道自己的道。悟道一份只属于苏长安自己的道。

    这很难,难到无数天才妖孽饮恨于此,终其一生也难以窥探到那传说之境的风采。

    可同时这也很简单,简单到有的人一夕便可以参悟其中奥妙,朝悟道,夕成星殒。

    苏长安不知道自己何时能够成就此境,但一切随缘,强求不得。

    想着这些,台下的西凉军已然和七族弟子短兵相接。

    这一次,七族的大军进退有序,虽然依然在这方面比不过西凉军,但他们的整体修为却已经高出了西凉军一截,因此,很快便依仗于此取得了巨大的优势,将西凉军组织的进攻一次又一次的逼退。

    待到西凉开始败逃,他们的追击也是吸取了上一次失败的经验不再是自顾自的冲杀,而是有序的进退,不贪图一些细微末节的战功。

    很快西凉军便被这七族的弟子们逼到了战场的角落,退无可退。

    虽然西凉军方面在这时依然顽强的组织起反攻,试图扭转败局,但在七族巨大的修为与人数优势上,最后还是免不了被尽数击败。

    随着负责裁定的将领宣告西凉军失去战力,此战七族弟子获胜的声音响起。

    七族弟子之中顿时响起一阵欢呼。

    他们丢掉了手中的刀戟,相互拥抱,庆祝这得来不易的胜利。

    苏长安又打了个呵欠,似乎这样的结局他早有预料,自然也就谈不上什么意外。

    他从木椅上站起了身子,脚尖点地轻轻一跃,身子便落到了那些七族弟子的跟前。

    苏长安在这些七族弟子心中的威信自然是不用赘言。

    自他出现那一刻起,方才还欢声笑语一片的七族弟子们纷纷收敛起了自己挂在脸上的笑意,安静了下来。

    苏长安的目光在诸人脸上一一扫过。

    那目光之中所裹挟着的威严让那些七族弟子暗以为自己太过得意,因此纷纷低下了脑袋不敢去触碰苏长安的眼神。

    “楚江南、顾侯明、毕楼城、奉天应、罗国宁、沈书林、孟长关。”

    他在开嘴,一连串的名字在那时自他嘴里吐出。

    七位器宇轩昂的青年或少年便在那时排众而出。

    “末将在。”他们朝着苏长安抱拳行礼。

    “从今日起,七族大军合为一军,分下七营,你们便是这七军统帅。”

    这七人是七族年轻一辈的佼佼者,用他们管理七族,既能服众,又免去苏长安许多麻烦。

    七人闻言脸都极为激动,七族的军队虽然归到了苏长安麾下,但自始至终都未有进行编制,此刻苏长安此言,显然是已经认同了他们的实力。

    这自然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或许在这些日子苏长安的悉心教导下,他们中的大多数都下意识的忘记了苏长安之前对他们家族所做的种种恶行。

    “是!”七人在那时齐声应道。

    但很快便有人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不知我等的军队应该叫何名字?”

    这个问题让苏长安一愣,他只想着如何调教这七族弟子,倒是忘了此事。

    可和人一样,一支军队也得有一个自己的名字,这样无论是对将士们的归宿感,还是对以后的调度都极为有帮助的事情。

    苏长安皱着眉头想了想,忽的想起了那位已经消失在司马诩视线的魏朝小皇帝。

    “就叫逐蛮营。”苏长安说道。

    随后也不管诸人此刻心头作何想法,便又言道:“今日的修行便免了,准你们归家三日,三日之后归营不得有误,届时由你们各自组织训练。”

    诸人闻言,脸上顿时浮出喜,算来他们离家已有五个月,自然是思念得紧,此刻得了苏长安的应允,纷纷领命离去。

    而待到这些七族弟子离开,苏长安这才转头看向那些西凉军士卒。

    不可避免的是,从一开始的不堪一击,到如今不过五个月的光景,那些江东弟子,或者说新建的逐蛮营已经可以将他们战胜,如此神速的进步,不得不让这些西凉的士卒们心头失落不已。

    他们的敌人远比这些江东弟子强大百倍,可他们却碍于天赋、出身等各种原因修为难以精进,如此想来,想要报西凉的血仇无异于痴人说梦。

    苏长安自然看出了诸人此刻心头的失落。

    他笑了笑,说道:“好生修养,今日傍晚与我一同动身去往虎头滩。”

    虎头滩是漓江便上的重镇与临沙城隔江相望。

    “不知将军此去有何吩咐?”西凉军的一位将领很快便想到苏长安突然让他们去到那里绝非游玩,因此,发声问道。

    苏长安意味深长的看了那将领一眼,幽幽的说道。

    “去接我们的皇帝陛下。”...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