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种仙记 > 第四百一十二章 回门探师

第四百一十二章 回门探师

        麒麟王哈哈一笑,环顾周围一圈,最后将视线落在夜以山身上鄙视道:我麒麟王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是好人,可我却从来没有背地里做过什么恶事,不像有些人,做了却不敢承认,还装好人。

        你什么意思?夜以山见麒麟王意有所指,本来难看的脸色更是充满怒火:我夜以山行的正,从来都是光明磊落,有什么话麒麟王直说。

        哼!麒麟王冷哼一声,不屑的说道:你夜掌门行的正,可不代表你门中之人都如你所说,我今天过来只是给你们点警示,回去告诉乐枫,把不属于他的东西还回来,要不然可不要怪我麒麟王不客气。

        麒麟王话落再次看了所有人一眼,深邃的眸子里带着冷漠:乐枫一日不肯交出东西,所有人都修的安宁,这次只是个小小教训,下次不知道会轮到那个宗门,你们都好自为之。

        各大门派被麒麟王的气势所压倒,谁也不敢直视他的双眼,唯独一个人面对麒麟王毫无惧意,甚至满脸复杂之色。

        幽偌眼看着麒麟王从眼前经过,然后渐渐消失在视线之中,可是她什么都做不了,一想到自己的母亲还躺在玉棺之中,以及所受的那些苦就让她无法忍受,满脸自责,但这更能坚定她报仇的信念。

        当麒麟王带着魔界的人彻底消失在所有人视线之中,他们才稍稍恢复几分神色,但是眼底的恐慌却依旧没有减少,仿佛对麒麟王的惧意已经深入骨子里。

        过了半响有人忍不住好奇问道:夜掌门,不知道麒麟王突然来此是讨要什么东西?

        夜以山见有人问起皱了皱眉,他对此还真是一无所知,而看麒麟王的架势又不像是故意挑唆,看来只能等到乐枫出关才能了解清楚。

        所有人都等着从夜以山口中知道答案,可他却什么都没说,因为他根本不知晓答案。

        各位都回去吧,今日之事多谢帮忙,倘若魔界真要对哪个宗门下手,通仙门绝不会袖手旁观,有些事情待我问清楚师兄再回达各位。

        各大宗门的人在议论之中纷纷离开,因为青麟几人躲在偏僻的角落所以很少有人注视,但还是被一些有心的人现了他们的存在,其中就包括静远。

        夜以山以及通仙门的一些弟子离开之后静远快走了过来,他的脸上带着几丝兴奋,仿佛什么都看开了,时隔数月,不仅修为提升如此之快,就连心性都生了巨大改变。

        幽偌,最近可好?

        大师兄,你的伤完全好了?幽偌淡淡一笑,充满好奇,像是对静远的进步之快感到不可思议。

        静远点点头,感激的说道:这都多亏了你,要不然我们恐怕都没有再见面之日。

        大师兄你不要这么说,你帮我的也不少,只是到底是谁将你打伤?幽偌看着静远,却实在猜不出是谁这么歹毒,但是她知道那人留他一命肯定有其它目的,要不然也不会如此残忍。

        是月荷。静远内心挣扎着说道,仿佛当日生之事一刻也没有忘记过。

        月荷?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只是幽偌吃惊不小,就连青麟也是皱起眉头,他没想到将静远打伤的人会是月荷。

        她一开始接触我是想要从通仙门得到一样东西,后来她知道我不可能为了她出卖自己的宗门,再加上和你们之间的仇怨便趁我毫无防备之下痛下杀手。静远感慨一声,像是在责怪自己早些没有看出月荷的歹毒。

        月荷三番五次的想要害我,这笔账我一定会找她算清楚。幽偌语气一冷,眼眸深处布满极大的杀气,虽然她是一个心软之人,但是对于自己的仇人坚决不会心软,因为让仇人好过就是对自己残忍。

        青麟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他的眸子深处比起幽偌还要冷上几分,看来这笔账早晚会算清楚,只不过暂时让她逍遥一阵子而已。

        从静远口中得知乐枫已经闭关数日,不知道是算好这场灾祸即将来临还是时间上赶巧,所有人也都在猜测乐枫究竟从麒麟王手中拿走了什么,会令他如此愤怒并迫不及待的找上门来,其实四大魔王虽然重获新生,但是并没有得到属于自己原本的力量,所以现在根本不是最佳复仇时期。

        幽偌现在虽然还没有正式被赶出通仙门,但是大多数门中之人已经对她极其不满,不尊师命,背叛宗门,对长者不敬等诸多罪责都加之身上,即便如此,幽偌出于对自己师父的尊敬和感恩还是决定回去看看。

        依旧是天宝殿上,夜以山正在打坐休息,细碎的脚步声轻微入耳。

        夜以山自从当上掌门,几乎日夜都是在天宝殿度过,而陪伴他的除了大殿正中那尊高高在上的神像就是身下看似平凡无比的蒲团。

        听见声音夜以山并没有睁开双眼,他像是已经知道来者是谁,语气平和的说道:回来了?

        是,师父,幽偌请罪来了。幽偌躬身行礼,虽然夜以山背对着她,幽偌依旧没有丝毫的怠慢,反而更加尊敬。

        呵呵。夜以山沉默半响淡笑出声,他坐在蒲团之上看着幽偌,虽然满脸慈和却又不加掩饰的透着怒气,幽偌甚至没有看见他是怎么转过身来的。

        你有何错?

        正在幽偌偷偷打量自己师父的时候,只听耳边传来夜以山质问的声音,还带着几分责备。

        启禀师父,幽偌不该一次次违反师命并偷偷跑下山,请师父责罚。

        哼!夜以山冷哼一声,一甩拂袖站了起来:责罚?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师父吗?

        幽偌见夜以山真的怒,赶忙低下头,态度诚恳的说道:我心里一直记挂着师父,之前见师父有伤在身便急着过来探望。

        幽偌见夜以山沉默继续问道:只是师父是怎么受伤的,敢问这世上能有几人是师父的对手?

        哎!夜以山感慨一声,整张仿佛脸瞬间苍老了许多:师父可没有你说的那么伟大,能力在师父之上的不在少数,而且师父渐渐变老,所有希望只能落在你们后辈之上。

        幽偌听到夜以山平和的语气,知道他渐渐消了气,这才稍稍放松了心情:那师父到底是谁有这么大本事将你打伤?

        夜以山移动脚步,在大殿上来回走了数步才心事重重的说道:麒麟王来之前金蟒王已经来过,从我和他交手来看,此魔像是在修炼某种邪功,十分强大。

        邪功?

        幽偌十分震惊,能令他师父都忌惮的功法究竟强大到何种地步?

        师徒两个交谈了许久,像是有说不完的话,幽偌似乎忘记了时间,直到夜以山对着殿外厉喝一声,幽偌才回过神来。

        既然来了何不进来?

  https://www.ddbiquge.com/chapter/23964_189215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om。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