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你好,达西先生 > 35.035

35.035

        “你做的?”嘉丁纳夫人本还在欣赏这香囊上的针线,  听到莉迪亚的话语,简直就连精美的香囊都来不及欣赏了。

        这其中有多大的商机,她自然一清二楚。

        等到看着莉迪亚再次点头的时候,  嘉丁纳夫人整个人都激动起来了。

        抱住莉迪亚就不住的摇晃,捧着那一个香囊直说道:“天哪,  莉迪亚!你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手艺,  这真的是太厉害了!”

        莉迪亚想了想:“上回,  和伯纳尔讲过之后,  我总觉得自己如果能够负担起自己的生活,  倒也不错。回去就好好学了学。”

        嘉丁纳夫人倒是从中听到了莉迪亚的弦外之音。

        面色不由得严肃了起来:“莉迪亚,那个伯纳尔只是一个特例,你不要因为这件事情,  就早早的在婚姻上下了决断。”

        嘉丁纳夫人认真的样子,甚至就连眼神中都带着急切。显然,  对于莉迪亚准备做一个老姑娘的想法,感到万分的惊恐,和十分的不支持。

        “这,哪有一个女孩子,  自己过生活的。”她强调道。

        莉迪亚心下无奈,也知道不会这么容易得到支持,自然也就没执拗的坚持下去。

        她笑着撒娇:“舅母,我只是想,  如果能够多赚出些嫁妆来,  不就可以更有底气了吗?”

        这话一出,  嘉丁纳夫人的脸色很快就和缓了下来。

        “听舅母的话,女孩儿还是要嫁人的。”她拍了拍莉迪亚的肩膀,语重心长。

        莉迪亚心下虽然并不赞同,面上却还是极为谦逊的点头,一副受教了的模样。

        “说起来,你做这个香囊,需要多久的时间呢?”

        嘉丁纳夫人搞定了莉迪亚的事情,自然立马就关心起这个巨大商机来了。

        莉迪亚笑着从行李里拿出了这些日子做的各式香囊,总共有十多个。每个的花样都各不相同,每一个的样式都十分的别致。

        这让嘉丁纳夫人惊艳了双眼,赶忙走上前,细细欣赏起来。

        “这些,都是你这些日子做完的?”她问道。

        莉迪亚恬着笑脸,半含撒娇的点了点头。

        嘉丁纳夫人转过身来,爱怜的在她脑门上轻轻敲了一下,嘴角带笑:“说吧,是不是早就计划好了?”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您!”莉迪亚笑着回答,“就帮帮可怜的侄女吧!”

        嘉丁纳夫人看了看莉迪亚,半晌才叹了口气:“说吧,你是怎么打算的。”

        莉迪亚道:“就在您的店铺,占一个小小的地方,卖一点儿香囊,挣点儿零花。”

        说着,她还伸出手来,比了个小手拇指头,显示自己真的只是要占着一小点儿的地方,绝对不多。

        可爱的模样,让嘉丁纳夫人一下子笑了出来。

        她回答道:“我总是要和你舅舅商量一下的,你且等着吧!”

        莉迪亚看着嘉丁纳夫人出去,兀自还靠在门框旁边,探出个小脑袋来,俏皮的一点一点的:“不急,舅母!谢啦!”

        这事情总算是过了明路,等在这里挣了钱,消息再传回朗博恩的时候,班纳特夫人恐怕也会不那样反应剧烈。

        该说不愧是商人吗?

        等到晚餐的时候,嘉丁纳先生就已经弄出个大体的章程来了。

        “莉迪亚,你的这门手艺很好。”嘉丁纳先生吃了一口牛排,继续说道,“只不过,在这里,能卖绣品的大多是从东方运来的,那可都是不普通的人。”

        他看向莉迪亚,十分严肃的问道:“你可要想好了!”

        莉迪亚显然早就想过这些问题,后路早就准备好了。

        “我并不准备卖得太多,就赚几个小钱,他们那些大人物,是不会注意到的。”莉迪亚笑着回答。

        这就是她的方法。

        高筑墙,广积粮,深挖洞,缓称王。

        这十二字真言,可是让前世的莉迪亚深深受益。

        从小东西做起,并不需要太快的展。莉迪亚在来到伦敦之前,就已经在家中好好计划过一番了。

        “既然如此,那你就试试吧!”嘉丁纳先生总算是点了头。

        这让莉迪亚一声欢呼,极为欢乐的喊了一声:“谢谢舅舅!”

        嘉丁纳先生倒是唇角微微上扬,显然也对这个事情极为看好:“先不要谢我,你总要自己去做的。”

        “当然!”莉迪亚点头回应。

        “希望你可以好好做下去,莉迪亚。”嘉丁纳先生声音很轻。却让莉迪亚听到后,心下一暖。

        在晚餐过后,嘉丁纳夫人在厨房忙碌。嘉丁纳先生小声的向莉迪亚说道。

        能够在这样的时代,得到亲人的支持和理解,说实在的,却是令她意料之外的惊喜。

        莉迪亚有些意外的看了过去,正看到嘉丁纳先生意味深长的眨了眨眼睛。

        他极为赞叹:“如果你是个男孩儿,可真是个行商的料子。可惜了……”

        莉迪亚巧笑嫣然:“女孩儿,也并不影响啊!”

        嘉丁纳先生只是一笑,没有说话。

        香囊并不适合一股脑的摆放出来,物以稀为贵。

        若是给顾客一种,这些很多的感觉,恐怕就会得到一种并不让莉迪亚满意的效果。

        当嘉丁纳先生第二天,看到她选了三个以东方为主题的花样香囊时,脸上不由得更加带上了几分赞叹。不着痕迹的,将更好的摆位腾了出来,留给了莉迪亚。

        “谢谢,舅舅。”莉迪亚说道。

        嘉丁纳先生倒是一脸无辜的模样,装得太像:“我做了什么吗?”

        莉迪亚心有灵犀的点头,笑得意味深长:“什么都没做。”

        嘉丁纳先生满意的点头,给她介绍了一番店里的东西:“这些东西的价格都在这个账册上,店里还有几个姑娘帮着。我和你舅母就在后面的房间里,有什么事情不要担心。”

        像是有些不放心,嘉丁纳先生走出去几步又折了回来:“莉迪亚,其实你没必要在这里站着,店里的伙计总是够的,记录账本的布朗先生已经做了很久。其实,你一个小姑娘,还是……”

        嘉丁纳先生没有说完的话,莉迪亚自然明白。心下无奈的摇头,迎着嘉丁纳先生担忧的目光,扬了扬手里的账册:“我没问题的。”

        嘉丁纳夫人上前几步,将莉迪亚的头饰好好正了正,才转身跟着嘉丁纳先生进了后屋。

        这所门铺并不是多好的位置,却也算不上差。

        应付了几个早就订好了货物的客人,打包交付,倒也一时间还忙得过来。

        莉迪亚有些无聊的站在柜旁,这一处的饰摆件要精美一些,价格自然也就贵了不是一星半点儿。

        进来的人大多不会往这里走,买的那些东西,店里的人也都能够应付。

        莉迪亚拿起了自己刚绣完的小香囊极为无聊的在手里把玩。

        “天哪,这真是太美丽了!”

        一个女孩儿的声音,带着几分尖锐,让莉迪亚从无聊之中转醒。她抬头看了过去,正对上一个女孩儿的目光。

        莉迪亚不着痕迹的上下打量了一番,女孩儿的衣裙和脖子上的珠宝,心里暗自算了几分便有了主意。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她问道。

        “是的。”女孩儿极为认真的点头,“你手里的香囊真的太漂亮了,我在之前安妮的手上见到过,都没有这个美丽。”

        还没等她继续,莉迪亚就已经早早的说道:“抱歉,这还是个半成品,也绣得有些失败,并不好意思卖出去。”

        在女孩儿脸色变坏之前,莉迪亚就已经来到了展览香囊的位置,巧笑嫣然:“这些倒是前些日子,才终于做出来的成品,可有什么喜欢的?”

        女孩儿顺着她的指尖方向看了过去,立马惊喜的喊叫了一声,便立马扑到那些香囊上面,爱不释手了起来。

        “天哪,这些简直要更加精美!我一定要买上这个,回去戴给安妮看!让她再炫耀那一个简陋的挂饰!”女孩儿的脸上,带着骄傲的笑容。

        就像是,已经想象到自己的妆容会在这样饰品衬托下,多么夺目一般!

        看看莉迪亚手里的香囊上,眼神不由自主落在了摆放的那些香囊上面。

        看来,那个香囊还真是个半成品了。

        女孩儿想着,连忙就在三个香囊里开始斟酌了起来。

        拿起了这个,却又还想要那个。这几个都让她十分爱不释手,简直放下哪个都狠不下心。

        莉迪亚笑着解围:“看您今日的装束,这样华美惊艳,只有这个香囊才能配合的更加合适。”

        她拿起了个用金线绣成的,陪在女孩儿随身的手包上,果然极为合适。

        女孩儿连忙将香囊在手腕上系好,欢欢喜喜付了钱,就同昂着头笑容满面的出去了。

        “我以为,你会让她把三个都买走?”

        旁边的一位男士走了过来,笑着问道。

        莉迪亚早就注意到这个陌生的眼神,刚刚的时候,一直都在看着自己。这虽然让她感到不悦,却也暗自忍耐下来了。

        “买到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莉迪亚的回答摸棱两可,也不知道是回答了男人的问题,还是没有。

        男人倒没说什么,也手里看着她的香囊,想了许久。

        指了指其中一个绣着神佛的:“我要这个。”

        莉迪亚看了眼他,不动声色的回答:“三十英镑。”

        男人翻钱包的动作一顿,抬头问道:“你刚刚,好像只要了二十五英镑,为什么轮到我,就变成三十英镑了呢?”

        莉迪亚倒是很是镇定的模样,托着下巴,手里把玩着男人刚刚挑中的香囊。

        “这个香囊上的佛,据传说是来自神秘的东方,是那里每一位善人深深信仰的。”她不着痕迹的看了看男人的手心,“那里每一家的老人,都会在屋子里设这样的一个佛龛,以希求自己可以在来世中得到极好的报偿。”

        意料之中,看到男人有几分动容的脸色。

        莉迪亚再接再厉:“带着这样的香囊,时时谨记着行善,日后总会上天堂,得到保佑。”

        男人直直的看了她许久,突然笑了起来,极为痛快的点头。当即就拿出了三十英镑来。

        甚至,临走前,还在柜台那里挑了两个极为闪亮的饰,付了好大的一笔钱。

        临出门前,还特意对着莉迪亚扬了扬手里的宝贝:“谢谢了!”

        便转身离开。

        站在后屋里,其实也能够将前面的事情看得一清二楚。不然,嘉丁纳先生这样头脑清晰的人,又怎么能够完全放心将店里的事情交给雇佣的人呢?

        “怎么了?”嘉丁纳夫人看了过来,自己的先生可是站在那个小角落里待了很久了。要知道,就连他们刚刚开始进行这一个店铺的经营时,也没有这般放不下心来,必须要时时刻刻盯着过。

        嘉丁纳夫人想到了什么,忽然脸色有些不好,连忙上前几步:“是莉迪亚受到什么刁难了吗?”

        这话问的也不奇怪。就他们店铺迫于无奈雇佣的那两个小姑娘,刚开始的时候,可是不少招惹是非。如若不是她们本身就油滑得很,估计他们要添上不少事情。

        “不是,莉迪亚她很好。”嘉丁纳先生摇了摇头,从角落里走了出来。

        嘉丁纳夫人舒了口气,转身走到一边去,又算起账来:“那你就过来,一并做事情嘛!这个月的账目简直太乱了,我们究竟需要上交多少的税费啊!”

        嘉丁纳先生笑了笑,走过来,接过了妻子手里面的账本。只不过,眼眸里的担忧,却是丝毫没有减弱。

        正是因为她很好,才让他这个做舅舅的,更加担心了起来。

        到底……还是一个女孩儿啊!

        店里的小姑娘有些意外,那男人买的可都是上了几百英镑的好东西,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店铺里摆着那些,大多是用来撑门面的,谁都没想到一天里,竟然一下子卖出去了两个。

        莉迪亚笑了笑,并没有去解释。

        只笑着哄弄了小姑娘一阵,弄得她喜笑颜开,连之前自己来的问题都忘了,就一脸欢喜的走开了。

        男人的手中,可以看到带着黑色的腕带。恐怕家中老人刚刚去世不久,这个时候挑选了香囊,又是神佛。恐怕,就是期待着这样上天堂的一番说法。

        莉迪亚虽然这一番说法,带着点儿忽悠人的特质,不过那也是为了报复男人眼神的事情。刚刚莉迪亚做生意的时候,就那么直勾勾看着,实在不是绅士的举动。莉迪亚也就小小的宰了他一刀,也不多。

        再者,那香囊里放着安神的香料,并不多,恐怕一天就散完了。但是总能让男人今天睡个好觉,他的眼角都已经带着乌青了。

        恐怕,已经好几天没睡熟了。

        算来算去,多了五英镑,莉迪亚自觉也不算过分。

        莉迪亚叹了口气,兀自对着剩下的最后一个香囊叹息:“你可真是运气不好,竟然要在最后被选走了。”

        留下的香囊是个花朵的模样,不华丽也不素雅。中庸的模样,要是说起来,倒是莉迪亚最为喜爱的样式。

        下午又来了一些人,把这个香囊也买走了。

        莉迪亚数了数收入,一天下来,除去给嘉丁纳先生的分成和香囊的成本,自己竟然赚了三十多英镑。这还仅仅是试水的第一天,真正的宝贝,还没有摆出来呢!

        莉迪亚不由得,对于未来的日子,充满希望了起来。

        傍晚临关门前,一个女孩儿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一进来就嚷嚷着要买香囊。

        莉迪亚本还在收拾账册,闻言立马就迎了上去。

        “您好,需要我为您做些什么?”

        “我是安妮,你这里卖的那个香囊,还有没有了!”她极为急切的样子。

        这,就是之前女孩儿嘴里的那个安妮吧?

        莉迪亚心底暗笑,看来这个香囊的名头,已经慢慢传了出去。

        虽然心底里笑,脸上却是一副抱歉的模样:“我们的货物实在不多,这种香囊并不弄到。每天就那么几个,卖完了我们手里也没有了!”

        安妮闻言,一脸的失落。

        “我们每天都会有新的作品,如果您实在感兴趣,不如明天来试试运气?”莉迪亚笑着提议。

        安妮问道:“那为什么我今天不能直接买到呢?”

        这个问题,莉迪亚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周全的答案。

        “我们需要进行加工和修饰,不然就会只能是个普通的半成品,拿出去恐怕会很不合适的。”

        没什么比时常出入酒会的莉迪亚更加明白这个道理,如果在一场高档舞会里,拿着一个并不合适的手包,不仅不能够添砖加瓦,反而会让人在这点点滴滴间看出她背后的资金和个人能力。还不如空手过去,反而更好。

        当然,真相很简单,那就是如果卖得太快,就要断货了……

        莉迪亚表示:没办法,她的度太慢了。

        安妮显然也想到了这些,长长的叹了口气。扬扬手:“那我明天再来,你可一定要为我留一个啊!”

        莉迪亚笑着点头:“当然,不过如果您能够早些来,就能够自己挑选合适的样式了,不是吗?”

        安妮好好思量一瞬,觉得很有道理。要那些被人挑剩下的,只是想象一下,就难以忍受。

        “成,那我明日早些来!”

        女孩儿风风火火的又出去了。

        来去迅,倒是极为有趣。莉迪亚一边收拾着柜台,嘴里也忍不住的笑。

        香囊每日并不多,饥饿疗法,才能够吸引人。又不让那些时常出入海关的人,不把这点儿货源放在眼里。

        莉迪亚暗自盘算着,自己什么时候也去买些丝绸的布来,好做些更加精美的。

        她现在手里,除了那个花大价钱买了材料,精心绣成的屏风外,还真是没几个真正拿得出手的呢!

        “莉迪亚,在后面待着,以为你会很快进去休息的。没想到啊……”嘉丁纳先生笑着点了点头,又暗自垂了眼眸,“今天真是辛苦你了。”

        莉迪亚微微挑眉,看了看一旁有些担忧的嘉丁纳夫人,心下了然。笑着摇了摇头,将三十五英镑交给了嘉丁纳先生:“香囊的分成。”

        嘉丁纳先生挑眉:“这么多?”

        莉迪亚没直接回答,而是将账册交给了嘉丁纳先生。自己就站在一旁,挽着嘉丁纳夫人的胳膊,暗自等待。

        果不其然,等到嘉丁纳先生看到那两笔好几百英镑的进账后,就连他都一瞬间失态的笑了起来。

        “莉迪亚,你果真是我的……侄女!”他很是满意的大笑,却话语停在了一半的位置,像是顿住了一般。半晌,才没所谓的摇头,走过来轻轻拍了拍莉迪亚的肩膀。

        “辛苦你了。”他说道。

        说完,嘉丁纳先生便去招呼着自己的妻子:“走!我们今天去好好买些食材!”

        “生什么了?”嘉丁纳夫人还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

        等到看了账册,也忍不住的亲了莉迪亚脸颊好几下。

        “走,去好好买些东西回来!”

        莉迪亚欢呼一声,也正有此意。

        经过今天的那个男人,让她突然意识到,这种东方的古典文化,是个多么大的商机,简直不容错过。

        买了极好的墨水和纸张,莉迪亚恨不得把脑子里的书本都默写出来。

        嘴里装满牛排的时候,莉迪亚的小脑袋里还全是那些东西,时不时又冒出来两三句,简直要比当年高考还要认真。

        “莉迪亚,舅舅以后的店铺,就多多托付你了。”临睡前,嘉丁纳先生放下了报纸,就着炉火的光,冲莉迪亚说道。

        莉迪亚笑着点头,也并不谦虚。

        两人心有灵犀的点点头,相视一笑。

        香囊的生意还算不错,就连名声都渐渐传了出去。

        莉迪亚倒是完全没有想到,竟然会引来这个并不期待的人。

        “莉迪亚,真的是你!”

        熟悉的声音,让莉迪亚浑身一僵,心里暗自吐槽自己的人品。偷偷翻了个白眼,才转过身去:“伯纳尔先生。”

        来人正是伯纳尔,天知道当他看到自家表妹身上香囊,那熟悉的风格时,有多么的惊喜。

        他给班纳特家去了很多信,却都如石沉大海,没有任何回音。

        “你,最近好吗?”他犹犹豫豫,眼神一秒都不舍得离开自己心爱的女孩儿,嘴里的话语却苍白得可怕。

        就像是,汹涌而至的情感,被那一层理智束缚着,只剩下那星星点点的缝隙,缓慢却不容抑制的流出。

        莉迪亚看了眼他,眼神平静:“你有事情吗?”

        女孩儿的声音冷清,就如同刀割一般,让伯纳尔的心忍不住的剧痛了起来。一瞬间,腿都仿佛失去了力气,险些要让他站不住。

        只有离开了女孩儿的身旁,那种挥之不散的孤独感渐渐萦绕,将他快要全然包裹起来,彻底淹没在其中。

        冷,绝对的冷。

        伯纳尔十分渴求女孩儿的笑容,就如同他们曾经幸福的过去那样。当他得知女孩儿地址的时候,第一时间跑了出来。一路上策马疾奔,心都不知道跳得有多快。

        他兴奋得不能自抑,觉得自己就像是在征服巨龙的勇士,要为了自己的公主,奋不顾身的挥舞兵器。

        当看到女孩儿的时候,他心头的甜蜜都快要击穿了他。让他那样欢乐,都快要忘记,曾经那一段令他痛楚的回忆。

        但是……

        女孩儿的平静,却如同一盆冷水,让他从那种荒谬的幻想中醒来。

        他不是征服巨龙的勇士。

        他只是一个傻瓜,在自己亲手画下的天堑面前,哀哭痛嚎。

  https://www.ddbiquge.com/chapter/50316_158854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om。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