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报告教官,回家煮饭 > 第五百三十五章 爱情保鲜期

第五百三十五章 爱情保鲜期

        &1t;/p>

        从丛林回归到冰天雪地的歼龙驻地之后,不少新兵还是出现了一点小毛病,例如吃生食导致的肠胃不适、水土变化太大引起的水土不服之类的。&1t;/p>

        &1t;/p>

        这些都不是大问题,但也有点烦人,楼笑倾那边的医务楼一时之间应接不暇,让习惯了清净的军医先生非常无奈。&1t;/p>

        &1t;/p>

        不过比起那些新兵们,让楼笑倾更无语的是——歼龙的老大跑到他的办公室里什么呆?!&1t;/p>

        &1t;/p>

        “这个时候的你,不应该去跟那位常教官你侬我侬卿卿我我吗?”楼笑倾好不容易给一众过来看病的士兵们挂完点滴,回到办公室里就看到宁韶明那张丧脸,不由得十分嫌弃。&1t;/p>

        &1t;/p>

        宁韶明恹恹地瞥了他一眼,“她不在驻地里。”&1t;/p>

        &1t;/p>

        楼笑倾努力让自己的幸灾乐祸表现得不那么明显,“哦?她终于舍得滚……唔,祸害别人去了?”&1t;/p>

        &1t;/p>

        很显然,楼笑倾掩饰得并不成功,宁韶明脸黑黑地瞪着他,“去师部那边开个会而已,收起你的脑洞!”&1t;/p>

        &1t;/p>

        “哦。”楼笑倾一脸失望。&1t;/p>

        &1t;/p>

        其实楼笑倾和常笙画的交集并不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气场不和,八字不对付,见面就忍不住敌视对方,隔空也想怼死彼此。&1t;/p>

        &1t;/p>

        如果不是有个宁韶明当做缓冲物,楼笑倾都怀疑楼家和常家的恩怨绝对会在他和常笙画之间来个大对决,不是你死我活就是同归于尽……想想还有点小刺激。&1t;/p>

        &1t;/p>

        宁韶明一看就有点难以言喻的烦恼,而且这个烦恼跟常笙画有关,楼笑倾完全不想理会,然而作为宁韶明的死党老友,还是避免不了被他拖下水的无可奈何。&1t;/p>

        &1t;/p>

        “老楼啊……”宁韶明有点愁眉苦脸地道,“帝都那边的局势怎么样了?”&1t;/p>

        &1t;/p>

        楼笑倾想了想,用两个词概括了一下:“昏天黑地,打死打活。”&1t;/p>

        &1t;/p>

        宁韶明打了个冷战,“还好我没有掺和……”&1t;/p>

        &1t;/p>

        楼笑倾展开一份报纸,“你?你有能力掺和的时候再说吧。”&1t;/p>

        &1t;/p>

        常笙画那个怪胎都只能联合种种势力撬开一个小角,之后的局势展就无法控制了,宁韶明这个傻白甜想要参与进去,这是要被碾碎到渣都不剩的节奏啊。&1t;/p>

        &1t;/p>

        宁韶明叹了一口气,“好吧,我不掺和……那结果有那么快出来么?形势对我们有利吗?”&1t;/p>

        &1t;/p>

        楼笑倾很奇怪地看着他,“你问我做什么?楼家这次早早就避开了,你家那位一心往里扎,她拿到的是第一手消息,我手头上的资料不算准确,实在不行你就去问辰津,他不是都被那位常教官收归了么?”&1t;/p>

        &1t;/p>

        “她老是报喜不报忧,脑也是……”宁韶明扒拉着自己的嘴角,百无聊赖地做了个鬼脸,“虽然听起来局势是还不错……”&1t;/p>

        &1t;/p>

        楼笑倾纳闷,“那你还有什么不高兴的?”&1t;/p>

        &1t;/p>

        他和常笙画在私底下有合作,多多少少也知道付家和常家那些势力干扰了歼龙大队的那次境外任务,他们神仙打架,歼龙的无辜士兵们池鱼遭殃,可惜那些血淋淋的性命在那些人眼里,不过是一群妨碍自己成功的小臭虫……&1t;/p>

        &1t;/p>

        常笙画如今的努力,在那些人眼里大概也是不值一提的吧。&1t;/p>

        &1t;/p>

        可惜这样的轻敌会让他们受到最惨痛的教训,帝都的局势一再被人火上浇油,天知道哪几勺猛油是在常笙画带动的蝴蝶效应中浇下去的。&1t;/p>

        &1t;/p>

        常家被围攻,付家等中层家族暗地里的盘算被曝光,宁家势力整理收缩,万家和覃家追着宁家打,灰色势力那边更是动荡不安……&1t;/p>

        &1t;/p>

        常笙画他们的确是不足为道的小喽啰,可是小喽啰煽动的翅膀也会引起狂烈的风暴,常笙画在过去一年里所作的努力尽数有了回报。&1t;/p>

        &1t;/p>

        楼笑倾想起楼家的情报网回馈回来的消息,就不由得有点胆寒。&1t;/p>

        &1t;/p>

        他怎么都没想明白常笙画是怎么做到找准最核心的那根丝,轻轻一拨动,就将整张蛛网震颤到几乎颠覆。&1t;/p>

        &1t;/p>

        改天换日,不过须臾之间,满地鲜血都被繁花锦绣掩饰个干干净净。&1t;/p>

        &1t;/p>

        楼笑倾看了一眼报纸上歌舞升平的标题,嘴角露出几分嘲弄笑意。&1t;/p>

        &1t;/p>

        宁韶明不知道楼笑倾的心思,只是忧郁地道:“没什么不高兴啊……就是不知道她会不会遇到什么难题,但是她都不怎么跟我说。”&1t;/p>

        &1t;/p>

        楼笑倾愉悦地道:“你终于看出她是个独断霸道什么事情都瞒着你的人了?”&1t;/p>

        &1t;/p>

        “没有啦,她不跟我说,肯定有她的道理,反正听她的就好,不然帮倒忙怎么办?”宁韶明托住下巴,“就是觉得有点担心她太辛苦了。”&1t;/p>

        &1t;/p>

        “所以你是来秀恩爱的?”楼笑倾的嘴角一抽,“不好意思,我拒绝这份狗粮。”&1t;/p>

        &1t;/p>

        宁韶明无语地道:“我明明是在正经地跟你聊我的烦恼好吗!”&1t;/p>

        &1t;/p>

        楼笑倾“呵呵”两声,“我只看到你在不懈努力地给我塞狗粮。”&1t;/p>

        &1t;/p>

        宁韶明:“……”&1t;/p>

        &1t;/p>

        楼笑倾抖了抖报纸,翻过另一页看新闻标题,边看边道:“不过有句话你倒是说对了,她自己能解决的事情,你就别去掺和,天知道她挖了几个坑摆在那里等着人来踩。”&1t;/p>

        &1t;/p>

        宁韶明嘟哝道:“真不知道你是欣赏她还是讨厌她……”&1t;/p>

        &1t;/p>

        楼笑倾认真地纠正:“我看她不顺眼,但她要是没那个实力,岂不是显得我很小气?”&1t;/p>

        &1t;/p>

        对手嘛,肯定是要势均力敌,才能衬托出自己的英明神武。&1t;/p>

        &1t;/p>

        宁韶明听得眼皮子直跳——他居然还莫名觉得有点小道理。&1t;/p>

        &1t;/p>

        抛开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宁韶明对他道:“我说老楼,你说我想成功的话能有什么捷径吗?”&1t;/p>

        &1t;/p>

        楼笑倾纳闷了,放下报纸道:“你,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少校,两次个人一等功,三次集体一等功,特种作战部队歼龙的中队长,一个部队的直接领导人,你觉得你还想要多成功?”&1t;/p>

        &1t;/p>

        宁韶明还真的琢磨了一下,“  让常小花都能对我跪地唱征服的那种?”&1t;/p>

        &1t;/p>

        “……”楼笑倾由衷地道:“我给你开两片安眠药,你回去睡一觉做做梦?”&1t;/p>

        &1t;/p>

        宁韶明哀怨地看着他。&1t;/p>

        &1t;/p>

        楼笑倾啧道:“我有点搞不明白,韶明,你在急什么?”&1t;/p>

        &1t;/p>

        宁韶明“额”了一声。&1t;/p>

        &1t;/p>

        楼笑倾继续说:“虽然我不怎么喜欢常笙画,但我看得出来她不是那种在意你有多大成就的人,只要你不混吃等死就行了,她欣赏的是那份上进的心态,而不是一个成功的人吧?更何况每个人的成功定义也不一样,功成名只是其中一种而已。”&1t;/p>

        &1t;/p>

        宁韶明有点不自在地动了动脑袋,“可是……我总得为以后打算一下吧,也不能一辈子都当个少校。”&1t;/p>

        &1t;/p>

        楼笑倾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你不会是怕她以后就看不上你了吧?”&1t;/p>

        &1t;/p>

        “倒也没有,我刚跟她讨论过这件事,她知道我还在琢磨的话,非得削死我不可……”宁韶明苦恼地道,“说是有信心吧,我也不是没有,但是实际上要做什么,我就没什么头绪了。”&1t;/p>

        &1t;/p>

        哦,大龄儿童的迷茫。&1t;/p>

        &1t;/p>

        楼笑倾搞懂了,一本正经地道:“其实你女朋友才是心理学家,你应该找她谈谈心做个人生规划才对。”&1t;/p>

        &1t;/p>

        宁韶明实在没忍住,一个白眼砸了过去,“我要是好意思跟她说,至于在这里被你吐槽吗?”&1t;/p>

        &1t;/p>

        楼笑倾很费解,“你有什么不好意思找她的?你能有什么秘密是她不知道的?”&1t;/p>

        &1t;/p>

        “虽然是实话,但是这么明白说出来也太伤人了吧……”宁韶明摁住自己额角的青筋,“我不就是想自己先琢磨一下么,总不能真的把她当成是我的心理医生吧?”&1t;/p>

        &1t;/p>

        虽然说可以接受这段感情可能会有的坏结果,可是宁韶明还是更希望最后能够happy-ending的。&1t;/p>

        &1t;/p>

        居安思危是个好主意,不能等到常笙画把他甩掉了,他才急急忙忙想自己做错了什么事。&1t;/p>

        &1t;/p>

        时刻注意自己的行动,别和目标产生了差异,南辕北辙之后才来反省后悔。&1t;/p>

        &1t;/p>

        很多人都想和伴侣厮守终身,结果在一起久了之后就会只看到对方的缺点,不愿意改正自己的缺点,明明应该对最爱的人最好,偏偏把所有负面的情绪留给了对方,导致感情破裂。&1t;/p>

        &1t;/p>

        曾经帅气的男孩变成了抠脚大汉,美丽的女孩做了黄脸大妈,在外光鲜亮丽,在家邋里邋遢,对别人忍气吞声,回家冷脸吵架,曾经的大度成了自私,先付出真心就要担心收不回成本,宁愿被爱也不愿意多去爱人,还要指着对方的鼻子说你为什么不爱我了……&1t;/p>

        &1t;/p>

        其实大多数婚姻的失败,何尝不是自己不去考虑把感情经营得越来越多,反而坐等消耗,等到通通都挥霍掉了,没有再生资源,只能坐等婚姻的坟墓了。&1t;/p>

        &1t;/p>

        常笙画曾经对他说过,Z国的社会环境导致每个人都不会经营婚姻,宁可信奉所谓的爱情都会变亲情,但是实际上爱情的保鲜期是可以无限量延长的,只是人们没有这个去经营的想法和能力,偶尔出现一对,就被传为神仙眷侣。&1t;/p>

        &1t;/p>

        宁韶明便问她,那要怎么样延长爱情的保鲜期?&1t;/p>

        &1t;/p>

        常笙画的回答简单粗暴——你得有进步。&1t;/p>

        &1t;/p>

        她的解释有点玄乎,说这进步不是事业和钱财更进一步,而是一种心境上的跨越,一种终身的人格展。&1t;/p>

        &1t;/p>

        宁韶明似懂非懂,于是便开始戒烟,少喝酒,注意保养脸和身体,捡起了书本,拿起了毛笔和围棋,想要让自己的心态放平放稳。&1t;/p>

        &1t;/p>

        然而这些都是小细节,宁韶明开始在想,他对自己的未来也该有个规划了。&1t;/p>

        &1t;/p>

        常笙画是打算离开部队,在Z国打造心理学的新班底,那么……他呢?&1t;/p>

        &1t;/p>

        他要怎么样才能更进一步,和常笙画并肩而行呢?&1t;/p>

        &1t;/p>

        宁韶明的苦恼很多,但暂时传不到常笙画耳朵里。&1t;/p>

        &1t;/p>

        她正在师部那边开会,主要还是围绕着歼龙大队的精神状态问题。&1t;/p>

        &1t;/p>

        一群高层轱辘话说了两天也没说出个结果,常笙画不太耐烦,散会之后就出去散步了,谁知偏偏就被老熟人给堵住了。&1t;/p>

        &1t;/p>

        “小六。”常家老大常奇剑站在她面前,脸色阴沉,神容憔悴。&1t;/p>

        &1t;/p>

  https://www.ddbiquge.com/chapter/50453_162173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om。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