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拂手为云 > 第78章 一缕冤魂散清香

第78章 一缕冤魂散清香

        夜幕降临,地势开阔的山谷夜无宁静,低空无人侦察机保持着密集的起降频率,探照灯不时射向夜空划出一条条赤裸裸的光柱,执行任务的直升机不经意出轰鸣,两支部队井水不犯河水各行其道,山谷里的喧嚣在今天的夜间出现了一个高峰期。

        这并不妨碍甄椽静卧幂想。

        施雨梦出了军营,登上一个小山丘向那边眺望,不自觉地想着不该想的事,按道理施雨梦应该去看望一下甄椽,安慰也好鼓励也罢,这是她应该做的事情,甄椽不是她的士兵,甄椽培养的死士就在她的军营,从西南边陲一路跟来,看到了甄椽的表现。

        这些死士很希望施雨梦部队长走进甄椽的营帐,喝杯茶,或是说点什么,特别是这些死士的头目张家恩与嘻嘻东最想看见施雨梦的尊重。

        今天的甄椽过于烦躁,以至于失态,施雨梦觉得这是他甄椽自己的事情,即便不敌可以走,走是一种态度,胆怯也是一种态度。

        甄椽的态度让人失望。

        施雨梦离开军营,有些难以名状的郁闷,散散心,调理情绪。

        此刻的施雨梦被潜意识左右,随意走出军营潜意识是想偶遇。

        此刻的施雨梦有些魂不附体,很像是一个爬上井口,梦游的女人。

        许签亮没有走远。

        甄瘸子走开之后,照射瘸子的高频探照灯跟着走了,许签亮上了一棵大树木观察施雨梦的营盘,甄椽的在处。

        危及到澜馨的人和事许签亮不会掉以轻心,甄椽的邪恶与阴毒使许签亮感到后怕,澜馨从未有过的惊憟与恐慌改变了许签亮对甄椽的认识,勾魂索魄只是一种传闻,是神汉巫婆做的事,甄椽把这事做了,确实不可思议,那种若隐无存的存在动摇了许签亮的神识。

        若不是危及澜馨,许签亮不会料理这种事。

        毕竟鬼才难得,毕竟修为不易。

        何况这是内讧。

        许签亮叼着半截烟,看着远处的施雨梦偷窥澜馨的军营,穿着和澜馨一样的迷彩作战服,翘立的姿态和月叶大有相似,只是月叶比她娇小许多,看外观苏允比她丰满许多,其风韵苏允有不及;其傲慢很像是存在于荒野的野天鹅,十分的孤傲,十分的清冽,许签亮抹了把脸,想了不该想的事,自觉不妥地把思想拽了回来,刻意装纯。

        黑夜里,一架直升机从大树木的顶上掠过,气流把树枝树叶卷得凌乱,闪亮的航灯星辰一样,飞机过后郑贤打来卫星电话,问你这混蛋跑哪去了?

        许签亮真不好说。

        “孟莜泽叫我转告你,方便的时候和她联系。”

        “知道了。”

        “饿不饿?老子想多了,她哪会让你饿着。”

        许签亮听出了郑贤的不满,对澜馨的不满,那种憋屈像是被遗弃的婴儿哭不出声。

        “小爷没有见到澜馨,小爷看见了梦施雨在思春;看见了想要掐死澜馨的死瘸子甄椽。得了,不想和你这种牲口多说,该吃吃,该睡睡。”

        许签亮说得很清楚,郑贤听得很糊涂。

        之后,澜馨联系了许签亮,澜馨问得通俗:你在树上干什么?

        “我得弄掉那个人。”

        “我们需要那个人,他和我们是一种人。”

        随后澜馨说可以啦!许家的,饭点到了,我等你。

        澜馨看见了他,应该也能看见那边的施雨梦,许签亮莫名地感到不安,叼着半截烟收回目光看向65422独眼启明耸立的塑像。

        。。。。。。

        喧嚣的高峰被黑色的时间淘洗过后,静了许多。

        躺着想事的甄椽眯开了一条眼线,开了半眼,寻思着修理澜馨仅此一次的机会被许签亮的出现划上了句号。

        结果是甄椽酝酿已久的遮羞布,就这么被许签亮扯了露出了原来的面目。

        示弱,一示到底的张皇保住了他的性命。

        天杀的许签亮不死不足于公道,坏了多少好事情死了老天会去告诉他,他是民族的罪人,横在道上把他甄椽的路挡了。

        计划烂掉了,事情确实让甄椽感到沮丧。

        “簌簌”响动,一条惊慌失措的黄鼠狼冒然窜进了甄椽的军帐,属性母系,甄椽斜了一眼,手腕一紧一松,阴木拐杖脱手而出“嗞”地一声细响,黑铁阴木从黄鼠狼的母系窜了进去,生灵的整体被毁坏,溢流的阴血尽数被手杖汲取,随后一缕清香渗出,甄椽扬起鼻孔一吸而就黄鼠狼的魂魄就这样被他收了,被他招去滋养他的功力。

        许签亮见到这一幕,一定不会漫不经心。

        甄椽示弱其目的是遮掩实力,为攻其不备制造条件,一旦造成许签亮的不经意,甄椽不认为他会输给许签亮,尽管铤而走险未必能赢,不得已放手一搏,成与不成看天意,施雨梦说过许签亮的反应快如闪电,快到不可思议。

        甄椽掂量着和许签亮玩阴招。

        许签亮的死穴应该在榆洲,在根上,深挖深想不难现存在的漏洞,许签亮不死,再动澜馨他甄椽将会死得很快,而且死的毫无意义。

        继续呆在这里没有意义。

        剿灭c3残余没有意义。

        澜馨的存在注定是挡在施雨梦面前的一座山,在雷鸣眼里澜馨和许签亮是他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左膀右臂,平淡和冷漠的下面隐藏着丰厚的感情内容,不只是雷鸣,在整个上层澜馨和许签亮均被格外关注,特别是许签亮,随着费德祥将军的倒下引起了许多目光的重视。

        眼下的问题是施雨梦怎么理解他的走,来是他要来的,刚来就走怎么说?

        留下施雨梦,此间存在许签亮,“天杀的!”甄椽感到一阵心痛,看着被黑铁阴木蒸干烤焦的黄鼠狼,闭上了半眼,邪恶地想着老天的眼珠子长到了澜馨的下身,人美,那里不一定形状美妙,有朝一日把她当黄鼠狼捅了。

        一报还一报,这是天道。

        。。。。。。

        自然允许杀戮,自然即天道。

        澜馨不让灭甄,其考量同属天地一脉。

        澜馨换穿了白裙子,偏偏撞上了不懂情趣的杜峰不懂情趣地往上凑,早早地跑到澜馨的在处,等着许签亮共用晚餐。

        席间,想听许签亮说道眼下的局势何去何从。

        许久不见,杜峰以为许签亮想见他,就像他想见他一样。

        六菜两汤,杜峰拿来两瓶好酒。

        澜馨的神色很像是经历了风雨的彩虹,躲着杜峰偷看冲墙跳的野小子,穿着粗布衣裤的许签亮还是那副随意随心的样子,经过月叶的调理许签亮的脸皮厚的像牛皮,用成熟来形容涉嫌作践了澜馨的一往情深。

        天道不公,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许签亮大口喝酒大口吃肉,三天没得饱饭吃的样子惹得澜馨很心痛,加菜开了两听牛肉罐头,杜峰陪着跟着许签亮海吃海喝,酒足饭饱,酒桌上谈事。

        许签亮当着杜峰谈及甄椽多有不便,于是说c3残余,僵持,这样耗着你们耗不起,盛京事多,雷老头子的意思是不是让施雨梦把你们替换下来去盛京。

        澜馨扬起尖尖的下颚,笑得含蓄。

        杜峰低着钢板脸,说:“原来是这个意思。”抬头问:“甄椽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能把甄椽看懂看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甄椽的能力不在表面,我是刚才觉这个甄椽不简单,你有没有察觉他用的拐杖?”

        “有什么特别?”

        “黑铁阴木其重量接近他甄椽的体重,在他手像稻草一样。”

        许签亮说着,不经意地看了一眼白裙矜持的澜馨,目光转向杜峰,“今天我就放过他了,再敢乱来,杜峰得准备远距离枪击,或者把另一条腿给他打断,看他怎么办。”

        (本章完)

  https://www.ddbiquge.com/chapter/50652_162174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om。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