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佐助君说系统毁人生 > 44.六人组集合

44.六人组集合

        此为防盗章

        据说,当时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木叶锅王【划掉】之暗团藏当即愤怒的表示不是他的锅,  其他三人仔细观察老友后,确定他说的是实话后,  先是松了口气。

        #太好了,  不是木叶的锅。#

        接着他们又一起怒气升腾。

        日了,这特么谁给木叶扣了这么大一顶黑锅?!如今四代雷影甚至已经愤怒的前往木叶边境,要求木叶交出害死云隐村外交团队的凶手,  否则休怪他不客气。

        至此,忍界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一起恶性事件,因为这件事情引起了木叶和云隐的外交问题,  甚至有可能引起新的忍界大战。

        但问题就在于木叶这么些年来,影级别的强者已经死得快差不多了,白牙被谣言逼死、三忍叛逃一个,出走两个,  四代目和四代目夫人都挂了,三代目老了,  团藏作为影级守门员实力不足以和四代目雷影抗衡,  新生代的强者们又没有成长起来。

        ps:其实拥有万花筒写轮眼的宇智波富岳爸爸也是影级,然而他老人家保密工作做得好,没人知道他的真实实力。

        于是,  边境问题怎么办?

        难道真的要让雷影在火之国境内嚣张吗?开什么玩笑!那样木叶的威严何在?

        接着,  好消息传来,  据称恰好在边境线附近一家赌场赌博的纲手被一暗部现并被扒着大腿哭喊着求大佬出手,拗不过的纲手在边境和四代目雷影打了一架,最终顺利克服惧血症,和雷影打平。

        因为木叶有影级强者撑场面了,这个战暂时打不起来,木叶上下都松了一口气,纲手一时间成为英雄级人物,三代更是乐呵呵的开始准备退位事宜。

        纲手当五代目无论是实力、人望都够了,现在更是时机正好,不趁着这个机会退他就是二傻子。

        与此同时木叶开始下死力气查自家的间谍,每逮到一个都扔到伊比喜那里去,旁边还跟着山中、宇智波的族人用幻术打辅助,誓要把抛黑锅给木叶的王八蛋抓出来!

        一时间木叶上下同心,团结无比。

        而闹出严重外交问题的罪魁祸——佐助和雏田,他们在玩(jiao)完(1iu)沙(qing)子(bao)以后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了。

        雏田是真的要去找她妈,事实上要不是她妈乐意每天伸出指甲让雏田捣腾,捣腾完还给女儿零花的话,这个有点腼腆的小姑娘还不知道上哪儿完成日常任务呢。

        毕竟,日常任务可是要求宿主去把自己的产品卖出去,免费搞是不算完成度的!

        至今为止,她所有的金币都来自于她母亲,与此同时日向家族长夫人的指甲花样每天一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雏田能把自己的美甲安利到她爸爸那儿去。

        这也是3岁儿童的苦恼了,除了佐助承包了一条街的蘑菇还比较宽裕外,像雏田想要展业务就只能找她的亲妈。

        偏偏系统不知道为什么,都是选他们3岁生日那天附体。

        ====宇智波家====

        “是吗……因为得到了神秘人贩卖的膏药,所以克服了恐惧,能够克服恐惧的狗皮膏药吗?然后那个被膏药治好胆小毛病的暗部又把这个膏药赠与纲手大人,让她的恐血症得以治愈。”

        宇智波富岳看着眼前的情报,几乎要不敢相信。

        纲手的恐血症也算是忍界一大绝症了,不是说这个病症会把人怎么样,只是得了这个病,好好地忍者就要废了大半了,偏偏心理疾病还挺难搞,目前连纲手这位医学界奇才都搞不定,大家都以为这个病没药治了。

        谁知道如今居然一贴狗皮膏药就能治好,要不是这个情报是他当年的同组队友送来的,他都要以为是谁在用恶作剧玩自己了。

        根据情报,这个膏药是神秘人送到木叶药店店主售卖的,与之附带的是一封写明如何分利润的合约,而赚到的利润最后会突然消失,第二天则出现新的膏药,目前产品有普通的风湿膏药,但效果比市面上的都好,而冷静膏药,也就是让人克服恐惧的、纲手所用的膏药,是最近新出的新产品。

        可惜的是,在纲手的事情出来后,膏药的主人似乎就放弃了这一售卖点,再也没有痕迹了,哪怕是暗部和警卫队的人怎样下功夫查,对方都不肯露面。

        可惜了,能让人克服对纲手怪力的恐惧扒着她大腿嚎的膏药,也是能让纲手克服恐血症的膏药……如果能得到一贴看看就好了。

        “鼬啊,要不你去帮我到药铺看看,把那些膏药都买回来,我们试试看这玩意到底有什么神奇?”

        鼬冷着脸:“父亲,容我提醒您,只有那个神秘人寄卖的膏药才有特殊效果。”

        而且,他并不想像个腿脚不利索的中老年男人一样去药店买狗皮膏药,谢谢。

        富岳还想再说些什么,就听到小儿子欢快的叫声。

        “我回来啦~”

        鼬站起,拿起一个小番茄就起身,脸上也露出温和的笑容:“佐助,今天又采了很多蘑菇吗?”

        佐助开心的点头:“嗯~种蘑菇真的好有趣哦~,我还找到了新的蘑菇孢子,要在家里自己种~”

        比起老是出门在自己的秘密基地种蘑菇然后采回家,他觉得在家种更轻松,所以佐助才这么说。

        “可以吗?爸爸?”他眨巴着眼睛望向富岳。

        然而富岳爸爸还没开口,鼬先温柔的摸摸弟弟的脑袋,鼓励道:“是这样吗?佐助种蘑菇的天分很好,种出来的蘑菇味道很棒呢。”

        “父亲,反正佐助还没到上忍校的年龄,就让佐助在家里种蘑菇吧,也省得他无聊。”

        我也没说不可以啊……

        富岳爸爸心里想着,如果说对于长子他寄予了很多期盼的话,对于小儿子他就没什么别的要求了,只要这孩子能健康成长,富岳爸爸就觉得挺好了。

        只是自从佐助在生日那天晕倒后,鼬不仅被吓得开了写轮眼,还越的惯着他弟弟,对着弟弟笑得和花一样,在自己面前就冷着长脸,做爸爸的心酸啊。

        #差别待遇也太明显了吧#

        #这就是颜值和萌值带来的差别吧#

        虽然心酸,但富岳爸爸还是没有反对小儿子的愿望,毕竟3岁小孩嘛,想在家里种点东西养养蘑菇也行,于是他淡淡的说道:“问你母亲,家里的事她管。”

        这就是答应了。

        而美琴妈妈买菜回家后,听到佐助的要求也是爽快答应,她还温柔的说道:“那佐助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蘑菇哦。”

        佐助开心的点头:“嗯!”

        接着,美琴妈妈拿出一个锅,对佐助眨眨眼:“说起来,我今天在外面看到很棒的锅了,说是无论做什么菜都不粘锅~撒,我给佐助做番茄蛋炒饭吧。”

        佐助立刻抛弃站在他身后拿着神秘狗耳朵要往他头上放的鼬哥,朝着美琴妈妈扑过去。

        “万岁~”

        此时佐助幸福的沉浸在美好的家庭之中,而另外两个与他同是被选中的3岁儿童却陷入了苦恼之中。

        ====某个绿草地====

        鹿丸吧嗒吧嗒的踩着拖鞋,走到蹲在草地上的小樱旁边蹲好,嘴里叼着草,抬头望天,叹息一声。

        “唉,不小心搞出个大事,生意要没法做了。”

        因为系统的保密原则,要求在一项或一项以上能力值达到忍界第一前不得暴露系统的秘密,所以鹿丸只能老老实实的每天贴着隐身膏药去卖膏药完成日常任务。

        如今纲手的事情一出来,鹿丸别说是出去卖药了,连自己做膏药的工具都不敢拿出来了,哪怕那只是奈良家到处可见的捣药罐、药碾子和药罐子。

        可是不努力干的话,据说未来的老师会挂,师母会守寡一辈子啊……虽然觉得很麻烦,但鹿丸觉得自己还是努力算了。

        毕竟如果老师未来的孩子从出生开始就没有见过老师一面,这样也太可怜了。

        最重要的是,9528非常擅长碎碎念,不干活的话,9528能念得他晚上没法睡觉。

        粉色头的小妹子一下一下的拿一个小锤在一个平底锅上面敲敲打打,也叹气:“唉,整天打铁,我的手都变粗了好多,最近一拳头能把隔壁家的小田打出去五米,现在都没小孩愿意陪我玩了,妈妈还问我将来到底是当忍者还是去打铁。”

        她的选择当然是当忍者啦,再这样下去成天打铁她都要变成怪力女了啦,但是9526说如果她不努力,将来就要嫁给一个成天不回家,留着她和女儿在家里的魂淡男人,并在三十多岁的时候还在为了还房贷四处奔波。

        一想到未来那般惨淡,她也只好在9526的念叨下努力了。

        “鹿丸,要是你的狗皮膏药没法卖了,要不……换个产品?”

        小樱转头好心的说道:“我记得你还有其他的膏药方子,就是你那个初始产品,只要涂了哪怕是一百斤的大人都能钻兔子洞的级、级什么来着?”

        “级润o滑o油。”鹿丸一脸苦逼:“算了,要我卖那玩意,我还不如继续卖狗皮膏药呢。”

        这时一个穿着裙装的金女孩也跑了过来,欢快的叫道:“小樱~鹿丸,我来看你们啦,看看我新做的裙子好不好看~”

        鹿丸和小樱回头一看,就见那个女孩扎着双马尾,外面是漂亮的蕾丝裙,腰上绑着大大的蝴蝶结,不仅都觉得自己的苦恼已经不算苦恼了。

        最惨的在这呢。

        “呐呐,好不好看嘛~”鸣人凑过来眨巴着蓝色的眼睛问道。

        鹿丸和小樱连连点头应付道:“好看好看。”

        虽然最初都对这个出生就是忍界【精】属性最高的家伙有点羡慕嫉妒,但到了如今,他们的心中只剩下同情,总觉得他们这个小伙伴已经快被玩坏了。

        “说起来,穿裙子真好啊,再加上鹿丸的化妆膏药把脸上的胡须遮起来,这样出去买东西,大家都认不出我呢,卖菜的大婶还给我打折呢。”

        鸣人转了几圈,裙摆飘起,露出里面的安全裤。

        小樱听了却一顿,虽然鸣人这家伙说这话是无意的,但小樱每次看到鸣人笑得那么傻,心里却会感到难过。

        明明是个男孩子,但是要穿裙装掩盖着自己的真实身份,才能不被人讨厌和唾弃,虽然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但是也太过分了。

        虽然还小,但女孩子的心很敏感,小樱也不提别的,只是伸手帮鸣人整理了一下衣领:“嘛,鸣人,我下个星期要参加新年祭,你能帮我做一套和服吗?”

        好歹完成日常任务时,赚得不仅是金币,还有现实中的钱,鸣人这家伙因为不擅长推销,所以裙子总是卖不出去,偏偏他做的女装鹿丸又没法穿。

        所以也只有小有存款的她多买几件女装,好帮鸣人拉高业绩了。

        所以这时候大家都诚心的对纲手尊敬的问好,并看着她一边玩着一个骰子,一个问起一些事情。

        比如说宇智波家的小谁貌似和日向家的小谁看起来有点暧昧啊,好像是做任务的时候搞出来的激情,大家要不要支持一下呢?

        她悠悠说道:“其实各家族联姻也是好事嘛,你们瞧千手原本连个还能生的男丁都没了,全部都指着我一个招上门女婿回来,结果还不是靠着桃华奶奶留下来的那条根起死回生?”

        “好好的大家族就不要怕血脉外流,反正都是木叶内部怕个啥?万一混出个什么厉害的新血血继你们还赚了呢!而且啥时候你们得指望着这条根延续,当年谁能想到千手会灭族啊,现在还不是只剩几个老家伙,要靠富岳生崽救命呢!”

        生崽的富岳苦笑着举手做投降状:“五代目大人,佐助改姓这事已经很令他妈妈伤心了,他哥哥也很舍不得,现在我们都不敢和孩子说这个事情呢。”

        “嗝!”

        纲手用一个酒嗝回答了他的问题,大意是“你自愿送上门来,关老娘屁事?反正人归我了,谁都甭想要回去!”

        奈良鹿久在旁边说道:“你们还没和孩子说啊?难道你们打算一直拖着?且不说孩子年后要上忍校,到时候总要报名吧?就算忍校可以找三代目大人开后门继续混着,等到了登记下忍信息的时候,姓名可是不能再轻易改了!”

        “我们打算……”富岳头疼的摸摸自己的际线,叹息着说道:“打算等佐助正式成为下忍的时候再告诉他,反正这孩子作为木遁使,在成长起来前隐藏身份也是好事,免得……”

        他一指地下,大家点头表示懂,每个村子都有那么一群烦人的老家伙,明明半只脚入土了还爱搞事,简直膈应死人了。

        然后富岳继续说道:“而且我们不会让佐助跳级,等他做下忍的时候都12岁了,到时候他也懂点事了。”

        看来这家伙也有自己的想法呢,大家听富岳这么说,也觉得他的决定有道理,而纲手也笑着点头:“佐助现在的实力就很不错了,不算经验跟一个上忍差不了多少,等12岁的时候,差不多也可以继承家族了。”

        诶诶!那孩子现在就已经这么强了吗?

        大家纷纷惊叹起来,不愧是传说中的木遁使啊!

        接着,他们又就自来也传回来的xx机密情报聊了一下,现雨之国不太平,而水之国内部也乱得很,反正天底下没几块太平地方,才和雷影掐了没多久的木叶居然还算和平的地方了。

        说起雷影和云忍对于木叶血继的觊觎,纲手冷笑一声:“再过十年,云忍只要敢来木叶,佐助不把他们的shi打出来,就算他们拉得干净!”

        别的不说,只要佐助将来有她大爷爷一半实力,这句话纲手就算说得实在!

        ========

        半个小时后,日向宁次觉得自己最应该庆幸的是今天他打牌的时候没赌钱,只是贴白纸条玩,雏田也真是他亲妹妹,那纸条剪得又细又短,贴他眉间直接让他变成了一个白眉老人。

        但总比把储钱罐都输出去要好……宇智波佐助和波风鸣子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手气和赌术简直不科学!

        而佐助和鸣子玩了一把后就知道宁次不足为惧,于是他们一边时不时夹点火锅美味往嘴里塞,一边慢悠悠的给宁次贴纸条,到最后他们都腻歪了。

        另一边井野、佐井、鹿丸三人组却很和谐,鹿丸无所谓脸上贴多少纸条,而佐井赢了几局后就现井野很可爱,于是他很开窍的主动输牌,和井野有输有赢的对了几局,迅就交换了姓名和家庭住址,井野还约好了改天去佐井家拜访。

  https://www.ddbiquge.com/chapter/51164_162174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om。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