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598章 林黛玉与贾宝玉

0598章 林黛玉与贾宝玉

        一小碗米饭,几样小菜,还有一壶酒,这就是唐天风请宁涛吃的午饭。看似寒碜,可宁涛仔细一看却有点不敢“下口”。那一小碗米饭是灵谷所煮的糙米饭,那些小菜也是灵材级的蔬菜瓜果,那酒也是用灵材酿的灵酒,这样一顿饭寻常人就是花几百万都吃不到。

        可问题也就在这一桌“寒碜”的饭菜上,如此珍贵的灵材宴,他要是吃了,这拿人手短,吃人嘴软的,他再拒绝唐天风的提亲的时候,嘴就硬不起来了。

        可是饭菜已经上桌,酒壶酒具也都就位,总不能说你这一顿饭太贵,我不敢吃,然后转身就走吧?

        “请坐,都是自家人,不用客气。”唐天风亲切地道,脸上满是如沐春风般的笑容。

        宁涛这边刚一入座,唐子娴就一个法诀指挥了过来,一股酒液便从酒壶之中飞到了宁涛面前的酒杯里。

        咻咻!

        又有两股酒箭飞到了另外两只酒杯之中。

        唐天风的手隔空一托,面前的酒杯便悬浮起来,然后慢慢地向他的嘴边移去。

        “小宁,请。”唐天风拿住了酒杯。

        这就是修真家庭的日常用餐方式,讲究。

        宁涛的右手捏了一个法诀指,但想了想还是放弃了,他伸手端起了酒杯,客气了一句:“唐前辈,唐小姐请。”

        一口酒入喉,满嘴芬芳,有一种说不出的甘洌清爽味道。

        他倒是想唐天风和唐子娴在酒里下点毒什么的,可惜人家没有。

        想想也没有这种可能,这爷孙两个目的是月球上的什么东西,为了这个目的,唐天风甚至愿意把他的宝贝孙女嫁给他,又怎么会在乎这个计划即将实现之前给他下毒?

        “宁先生,这酒可是我爷爷一百多年前在青城山一个猴妖那里得到的果子酒,极其珍贵,我平时想喝都喝不到,今天算是沾了你的光才喝到。”唐子娴故作幽怨地看了唐天风一眼,然后又看着宁涛,“你看,我家老祖宗对你比对我还好,真偏心。”

        宁涛无言以对,慢慢咽下口中酒。

        酒是好酒,可他却喝出了黄连的味道。

        唐天风说道:“子娴,还叫什么宁先生,你该叫宁郎或者宁哥哥才对。”

        “噗!”宁涛差点将刚刚吞下喉咙的果子酒喷出来。

        “这……”唐子娴惊呆的样子,看宁涛的眼神瞬间就变了。

        作为第一个120岁的少女,她爷爷忽然让她改称呼,而且还是这么亲昵暧昧的称呼,她要是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那不成了缺心眼了吗?

        “子娴,你跟我来,有一件事我要跟你说一下。”唐天风起身往门口走去。

        唐子娴起身跟着去了,走了两步又回头看了宁涛一眼。

        宁涛露出了一个无辜的表情,然后又耸了一下肩,这个双重的肢体语言大概也不能表达他心中的千言万语和乱七八糟的感受。

        唐天风也没有走远,出了门便停下了脚步,唐子娴走出门口的时候,他开门见山地道:“子娴,你觉得小宁这个人怎么样?”

        这话说得也不小声,坐在餐桌旁边

        的宁涛也听见了。

        唐子娴又回头看了宁涛一眼,脸上升起了两朵红云,两只浅浅的酒窝也从香腮上浮现了出来。此情此景,竟然有点林黛玉看贾宝玉似的感觉。

        宁涛不禁呆了一下,有点被吸引的感觉。他虽然一点都不喜欢她,可他却不得不承认,这真正的本尊唐子娴已经成功颠覆了他对她的印象。不过有一点始终都没有改变的,那就是他对这个女人的疑心。

        “子娴,你倒是说话呀,脸红能解决问题吗,能帮你寻得如意郎君吗?”唐天风的声音,带着责备的意味。

        唐子娴这才从宁涛的身上收回目光,声音小小地道:“他这个人好色,蛮不讲理,还经常欺负我,气我……”

        这话宁涛也听得一清二楚,他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把他说得这么差劲,那肯定就是不愿意嫁给他了。他这辈子这还是第一次遇到有人把他说得跟流氓似的,他的心里却还这么高兴的情况。

        门口,唐天风说道:“那你的意思是不愿意嫁给他喽?”

        宁涛暗暗地道:“这还用问吗,这几百年你都没学会怎么了解女人的心思?你真是白活了……”

        下一秒钟。

        唐子娴的话锋突然一转:“不过,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的婚事全凭爷爷做主。”

        宁涛顿时愣在了当场。

        这是回旋式打脸么?

        唐天风呵呵一笑:“这就好,小宁修的是天道,一身浩然正气,你嫁给他我也放心,也算了结了一门心事,我想这门婚事你的父母的在天之灵也会答应的。”

        唐子娴又看了宁涛一眼,脸上红霞渐浓。

        宁涛不敌她的眼神,避开了她的视线,伸筷子夹了一节白玉豇豆,放在嘴里细嚼,却还是有点黄连味。

        唐天风和唐子娴从门口回来,落座之后唐天风看了唐子娴一眼。

        唐子娴心领神会,跟着就拎起酒壶来给宁涛斟酒。

        这一次她终于没有没有卖弄她的“酒艺”了,而她也不会知道,所有的法诀指在宁涛的面前都是班门弄斧。

        “宁郎,我再敬你一杯酒。”唐子娴端起了酒杯,眼神热热地看着宁涛。

        宁涛苦笑了一下:“那个……我已经跟唐前辈说了,我需要再考虑一下,唐小姐还是叫我宁先生更合适一些。”

        唐子娴却抿嘴一笑:“这还是我第一次见你害羞的样子。”

        宁涛:“……”

        这杯酒终究还是喝了。

        唐天风说道:“小宁,距离腊月二十七没多长时间了,你考虑快一点,另外也要准备好聘礼。我家子娴是名门之后,该走的礼数要走到。”

        宁涛下意识地想问一下是什么聘礼,快要说出口的时候忽然又闭上了嘴巴。他要是开口问需要什么聘礼,那不就等于变相地答应了这门亲事了吗?险些自己把自己坑了。

        唐子娴拿眼偷瞧宁涛,那眼神儿仿佛一个小女孩在盯着一支棒棒糖,而且是抹了蜂蜜的棒棒糖。

        一餐饭吃完,宁涛起身告辞,连门都不走,直接开门回到了天道医馆之中。

        天道医馆之中静悄悄的。

        宁涛也静了下来,细细琢磨,可越琢磨这事越觉得有些不对劲。随后,他盘腿坐在了地上,从小药箱之中取出一张大力拿捏符贴在了额头上。

        他进,元婴出,瞬息之间就到了唐府门前的小巷之中。

        虽然处在闹市之中,可唐府里却静悄悄的。

        宁涛的元婴来到了唐府大门前却不敢贸然进去,以唐天风的修为,他的元婴恐怕一进院子就被发现了。

        一只飞蚁突然从宁涛的后背穿过,往唐府的院墙飞去。宁涛心中一动,一头扎进了一只飞蚁的脑袋之中。

        飞在空中的飞蚁僵了一下,然后又振翅往唐府的院墙飞去。

        此刻的飞蚁已经不是飞蚁,如果将它比喻成一家战机,那么宁涛就是坐在驾驶室里的飞行员。

        一进唐府,宁涛便提升了高度,开天眼俯瞰全府,用灵觉捕捉气味。他很快就找到了目标,那是后院的一个大屋,砖瓦都是古物,石砖之上爬满了青苔还有爬山虎。

        宁涛俯冲了过去,落在了瓦片上,然后从瓦片的缝隙之中爬了进去。穿过屋顶,他爬到了一根房梁上,然后从房梁边沿探出了头去。整个过程他都小心到了极点,生怕动作过大碰下去一粒灰尘,然后就被唐天风发现了。

        元婴上身,其实只要隐藏得很是很难被发现的,尤其是越微小的昆虫,被发现的几率就更小,因为昆虫本身的生命能量场和生命气息就很微小,很难察觉到,而即便是察觉到了也不会怀疑什么。

        元婴上人的身,只要不露出马脚那也是很难被发现的。当初方敏、黄晓鹏和黄东林一家三口其实都是元婴上身,宁涛和他身边的人都没有发现。被发现的只有单翼,那货成天在天外诊所附近晃荡,甚至还爬到四合院的房顶上明明知道地窥探,次数多了,再加上他的“灵猫仙人”的修真道号,想不发现他都难。

        这是一座祠堂。

        神龛上供奉着唐家逝者的灵位排,密密麻麻地放了好几层。

        祠堂里站着两个人,一个是唐天风,一个是唐子娴。

        宁涛的视线落在梁下爷孙俩的身上的时候,唐天风右臂一挥,一道风息顿时从他的衣袖之中吹出去,打开的房门嘭一声关上了。

        祠堂里的光线顿时黯淡了下来,仅有几盏长明灯散发着微弱的火光。

        很奇怪,爷孙俩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站着。

        宁涛的视线又移到了神龛上,视线快速扫过一只只灵位拍。从第一只到最后一只,他竟然没有看到唐天人的灵位牌。他心中顿时涌起一片疑惑,暗暗地道:“唐天风口口声声说我杀了唐天人,长兄如父,我等于就是他的杀父仇人,非得把孙女嫁给我才能解开这个死结,可这座祠堂里竟然没有唐天人的灵位牌,长兄如父,他连只灵位牌都不放,这未免也太不孝了吧?”

        却就在这个时候,唐天风突然撩了一下长衫下摆,也不管身前有没有蒲团,扑通一下跪在了唐子娴的面前。

        这一刹那间,宁涛顿时惊愣当场。

        这是什么情况?

  https://www.ddbiquge.com/chapter/54849_205567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om。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