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满月印君容 > 第44章 疯了的书生

第44章 疯了的书生

        沈御弦乘车前往城西一处宅邸,冯德家中。

        冯德作为沈清霖身边唯一的亲信,那么长时候未曾出现过,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猫腻的。

        既然他不自己主动出现,那么沈御弦便亲自上门,看看那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马车停靠在一处宅邸旁,来开门的是一个妇人,见沈清霖后愣了愣,却也无太多奇怪的表现。连忙开门将人请了进去,问道:“王爷今日怎么来了?”

        “冯德呢?”沈御弦板脸。

        “夫君在书房,妾身给您叫去。”

        沈御弦点头,坐在前厅,等着冯德到来。

        没一会儿,冯德来了,沈御弦一眼便看出此人功夫非浅。他走路无声,消瘦而精壮,绝对不是等闲之辈。

        拱手朝沈御弦行礼,冯德也是问了同他夫人一样的问题。沈御弦并无理睬,看着他问道:“这几日你去哪了?”

        冯德一愣,轻皱双眉有些奇怪的看着沈御弦:“不是王爷您叫属下在查清那件事之前,都不要出现在您身边的吗?”

        沈御弦哑口,看来他又想错了。这冯德不出现,原来是沈清霖早有安排。

        可他口中的那间事,又是什么…

        “那你查的怎么样?”沈御弦问道,来都来了,总不能没有收获。

        “是。”冯德上前,靠近了些沈御弦:“属下查到,三个多月前的那场酒楼走水,的确是有人刻意所为,但不是丞相,而是他背后的人。王妃惹怒了那人,那人才想着越过丞相杀人灭口,可最后没有得逞,却被丞相捷足先登,将王妃保了下来。”

        沈御弦一愣,顾启明背后的人?沈清霖为何在查酒楼走水之事?难道他也发现那场火势蹊跷?

        不待沈御弦想明白,冯德继续说道。

        “爷,属下猜想王妃其实并没有失忆,而是为了自保。”

        攥了攥拳头,他说的这些沈御弦都是知道,继而问道:“你还查到些什么?”

        “住进丞相府隔壁的那位姓酆的江南人士,这两日突然失踪了。”

        “不用管他。”沈御弦挥手,事到如今才算是破了案,当时潜入他府邸翻箱倒柜的就是眼前这人了。

        “就没有别的了?”沈御弦逼问,说了半天,没有一句是可以打开目前局面的话,如今就冯德所言的这些,那自己知道的可不比他多?

        “还有的话…”冯德低头,想了半想,道:“还有一个只是属下的猜测,没有实质性的证据,不敢拿出妄言。”

        “说来听听。”

        “三年前太子的死,恐怕和丞相有关,而王妃之所以要被灭口…怕是知道了这件事其中的原委。”

        突然想起秦满月之前对自己说过的话,顾蔓柔的确是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儿才遭次劫难。如果说顾蔓柔知道的是三年前谁杀了自己,再以此要挟顾启明将自己嫁于周雁声,继而惹恼了顾启明背后的人…为了这事杀顾蔓柔灭口,完全说的过去。

        如此说来,这些事情似乎都可以串联在一起了。

        顾启明是替人卖命的,此刻沈御弦极度确定。

        而他背后的那个人,将自己隐藏的极好,不漏一点破绽…能叫顾启明如此为他效力,甚至连自己的女儿都不惜赔上,这个藏在阴暗之处的人,确是有些来头。

        “爷,属下觉得…既然您已经如愿娶到丞相家千金,而且那人并非真的失忆,您可以从她下手,问出个一二来。”

        沈御弦摇了摇头,回答:“她是真的失忆了,这个不用再纠结。”

        如今躺在顾蔓柔身体里的秦满月,就跟真的失忆有什么区别。

        此刻沈御弦算是知道了沈清霖的想法,他想得到顾启明的支持,却又早早看出了顾启明在为别人卖命,所以他想要知道那丞相背后的究竟是何人,却不想一招毙命,再也没了机会。

        “继续查下去吧。”沈御弦眼眸深了深,说道:“若是能揪出顾启明背后的人…那再好不过了。”

        冯德点头领命。

        以前的沈御弦一直觉得自己的死是有关东宫之位的,可现在看来,唯一能和东宫沾边与自己竞争的淮王都死于非命,那么这件事就不是只为东宫这么简单了。一定是有别的理由,让他们这两位皇子,双双殒命。

        如果不是为了东宫之位,那难不成是为了颠覆朝堂?大齐开国不到百年,基业且算稳固,可却藏有如此狼子野心之辈,实属不幸。

        可叫他唯一没想到的是,顾启明这个老狐狸背后,却还藏着一只成了精的狐狸。

        秦满月从昏暗中醒来,周围一切陌生,她躺在地上,周围没有别的东西,只有摞的高高的书卷,有人背对着她席地而坐,听见身后的动静,头也不回,轻声说道:“你醒了。”

        她坐了起来,那人背影一看便知道是谁,秦满月只觉得一股恶气冲上脑门,冲到周雁声眼前,单手提着他的衣领将人揪了起来,凶恶说道:“你什么意思?”

        “娘娘您不是喜欢我吗?难道娘娘不想和草民在一起?”周雁声挂着惨淡的笑,却还是含情的看着她。

        “老子喜欢你个鬼!把我带到这儿来,你是何居心?”

        周雁声愣了愣,看着眼前顾蔓柔的皮囊:“娘娘方才说话的语气,好像那已死了的秦满月啊。”

        “老子…”松开抓着他衣领的手,她差点就脱口而出老子就是秦满月。

        “娘娘您分明那么喜欢草民,又怎么舍得嫁给淮王呢?草民给娘娘一个机会,过了今天,您便能和草民百年好合了。”

        “什么意思?”秦满月退后两步,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淮王位高权重,一定忍受不了自己的妻子与其他男人苟合。”周雁声笑了出来,笑声诡异,就像疯了一样。

        “你有病吧!?你是想攀高枝想疯了吗?”

        “是!”周雁声瞪眼看着秦满月,吼道:“我是疯了!娘娘知道一个书生想得有多努力才能高中吗?娘娘知道年年落榜的绝望吗?我不过是想活的体面,活的受人尊敬这样有错吗?为此我连上门女婿都能当…可是娘娘呢?明明答应了要嫁给我,只隔几天却披着大红盖头和别人暖帐相合。从天堂坠楼到地府的感觉,您感受过吗?”

        秦满月直勾勾的盯着他,她告诉自己现在一定要镇定,这人真的疯了,如果再一步激怒他,指不定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为了自己,她需要忍耐。

        大致的将这件屋子扫了一眼,这分明是一间书库,有门有窗,如果她现在冲出门去,再在外头寻上一个人寻求帮助的话,说不定就能逃掉了。

        想着,她已经暗自搓步,准备发力像门口跑去。

        “别想了!”正准备动时,周雁声不急不慢的说道:“门窗都挂着锁呢,窗是从外头锁上的,而门的钥匙,在这儿….”说着,他从衣袖里拿出一把铜制的钥匙,在秦满月眼前晃了晃,又放回衣袖里。

        秦满月怅然,硬抢肯定是抢不过他的,且不说一条手臂是废的,就顾蔓柔的身板,再给她四条胳膊都不一定能拼得过眼前这个书生。

        废物遇废物,结果还是自己拥有的更废物一点。

        “你到底想怎么样?”秦满月冷静,问道。

        “不想怎么样,为了救您从淮王身边离开,一会儿等王爷来了,草民会好生配合您演戏的。”

        “王爷会来?”秦满月突然嗤笑:“依照我对你的了解,这出戏你一个人唱不响,而且就算你有这贼心也没有这贼胆。说吧,我爹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以身试险,往火坑里跳?”

        周雁声暗下眸子,也不藏着了:“州府通判。”

        “就为了一个小小的通判,你便挟持王妃,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

        “小小通判?”周雁声笑道:“娘娘可知,这个通判都是我求都求不了的?”

        “你当真以为,我爹会真格的放你走?我如今是王妃,你挟持王妃本就是死罪,事情一旦暴露,我至多被天下人耻笑,可你呢?无官无爵,一介草民,你拿什么保命?你真是傻的可以,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所以让开吧,把钥匙乖乖给我,出了这个门,我会对此事只字不一提,从今后你走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老死不相往来。”

        周雁声不是没有想过,可他如今孑然一身,若是不拼一拼,他什么都不会得到。而且丞相许诺过他,无论如何都会保他性命,不会让他变成众矢之的。

        他信了,人在绝望之时,哪怕只有蜘蛛丝一般的希望落在眼前,他也会抓住。

        回到王府,沈御弦略显疲惫的回到秦满月的院子,可院子里冷清,他以为一回来便能看见秦满月咋咋呼呼的在庭院里上蹿下跳,可看了一圈,院子里当真没有她的身影,就连屋里都没有。

        找来妙珠,沈御弦问道:“你家小姐呢?”

        妙珠一头雾水:“小姐没回来啊,今日不是跟王爷您一起出去的吗?”

        “她还没回来?”沈御弦诧异。

        妙珠摇头。

        心中突然一紧,随后便听到管家娓娓而来的声音:“王爷,今儿中午有人送了封信回来,叫小的务必交到您手里。”

        沈御弦拿过,信上未见署名,撕开封口打开一看,沈御弦瞳孔紧缩,妙珠和管家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事,只见沈御弦大叫一声糟了,随后疾跑而出。

  https://www.ddbiquge.com/chapter/55425_194011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om。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om